【商業周刊】三個名女人的斷食日記

【商業周刊】三個名女人的斷食日記

 

本文摘自:商業周刊第 1030 期
作者:王茜穎

 初夏,芒果之鄉——台南縣玉井鄉下,來了幾位戴著墨鏡,一身時尚的女人。

其中有:剛下飛機的寬庭頂級寢飾創辦人陳靜寬,剛結束台北會議的知名造型師林莉,和講了一路的手機,到下車前都還在處理公司事務的傑星傳播總經理丘秀珠(旗下藝人有李威、水蜜桃姊姊等),以及,儂儂集團董事長吳麗萍、前星報總編輯高愛倫。

她們是醒著就工作,至今每天工作仍多超過十小時的女強人。如今卻應好友林莉之邀,決定從工作和城市中拔營,參加為期七天的斷食營。主要原因有二,其一,是林莉第一次參加斷食營後,精神奕奕;其二,是她們早就對自己的健康狀況、睡眠品質、體重看不順眼,想趁著這七天「進廠維修」,有效率的把問題一次出清。以下是本刊記者旁觀斷食過程的紀錄:
 
1 DAY 今日特餐晚:蔬菜湯大統鋪上,失眠夜

除了林莉,第一次參加斷食營的幾位都市女子還沒意識到斷食的辛苦,她們懷著遠足心情,來到這間被果園與群山環抱的小屋。

在午後三點抵達,傍晚稍涼,開始減食。只吃水果和蔬菜湯,定時吃飯、散步、打坐、練瑜珈,按表操課,早睡早起。

晚上九點半熄燈,林莉很快入睡。不過回想兩個月前,她第一次參加斷食,卻是極度適應不良。斷食的第一晚,老師即希望有長期服用鎮定劑習慣的她停藥,這讓她非常焦慮:不吃藥會不會在別人面前丟臉?公眾人物的形象包袱、飢餓的感覺、口腹的欲望,累積的負面情緒終於潰堤,林莉大哭。那晚,她還是吃了一顆藥。

這次,林莉輕易入睡,其他人卻幾乎失眠。這群夜貓子很少在晚上十點躺平,更何況是睡在大統鋪,眾人一直翻到快天亮才淺淺睡去。這是失眠的一夜!
 
 
2 DAY 今日特餐清晨:溫檸檬鹽水2公升

早:優格水果、地瓜湯
中:水果、味噌湯
晚:南瓜濃湯為一碗湯,起計較

經過一夜輾轉難眠,清晨五點鐘起床號,太陽剛從東方昇起,空氣中還有些涼意,十四個人已在鳳梨田邊坐成一排,一邊克服著睡眠不足的昏眩和惡心,一邊嚥下兩公升的溫檸檬鹽水,又鹹又酸的汁液下肚,強力清洗腸胃,隨後還要喝下等量的清水,這是每天的早課。

十分鐘後,眾人開始向馬桶報到。拉完七、八次之後,腸胃清空,飢餓感襲來,想到今天只剩下果汁和蔬菜湯,「亂沒希望的!」丘秀珠苦著臉,平常相約一起大啖美食的「酒肉朋友」,卻來一起挨餓。

以前吃飯只怕吃太多,沒吃完的食物要由誰外帶回家,還會推來推去。現在,飢餓卻讓人產生計較心,光是老師在分配湯,就忍不住計較為什麼給別人比較多?

但也有人野心勃勃提早開跑。明明第四天才開始停止進食,只喝清水,陳靜寬卻自願提前二天,不僅從今天開始斷食,而且連水都斷。

「我是放下多少事情來到這裡的,如果這邊沒有做到,公司那邊也沒做好,我幹嘛來?」陳靜寬臉上倔強的表情,也是她工作時候的表情。就像是立定工作目標般,她相信自己是個擁有鋼鐵般信念的人,越難,越容易獲得成就感。來了,就要有效果。

有人提前開跑,大家心裡也不免開始猶豫,那我要什麼時候跟進?


3 DAY 今日特餐清晨:溫檸檬鹽水1.5公升

早:香蕉奶昔優格
中:果汁
晚:冬瓜清湯(只有湯)生活話題,排泄物

第三天,看到檸檬鹽水,胃酸就不自覺的湧上來,一陣噁心。

過去,陳靜寬會跟你談今年米蘭的高級訂製寢具設計,林莉談流行彩妝。但現在每個人理直氣壯的出口成「髒」說:「我要去大便。」大家不但要恭喜你,還要問你「大」得如何?

討論排便成為生活的一部分。排泄物的形態,有鐵鏽狀、珍珠奶茶、波霸奶茶,老師說,反映出人體內的健康狀況。早上丘秀珠排出一粒粒陳年老豆子,開心的說,感覺身體的負擔,不見了。

陳靜寬則因為排便不順,沒達到自己定下的「目標」,對自己發脾氣。

「為什麼我這麼努力,只瘦了八公斤?」老師面帶微笑,勸她放鬆,「把自己交給身體。」

至今,大家已經三天沒有看報紙、看電視了,私下有人開起玩笑說「精神糧食被剝奪」。

晚上,有些人受不了,要求要開車下到市區去借DVD,因而跟老師起了爭執。

「我怕看了會刺激內分泌,造成情緒變化,」老師解釋,停頓了一下,他欲言又止的說:「她們有自己的公司、地位,主觀很強……」這是他碰過最棘手的斷食學生。

會不會走?今晚,眾人抱著問號入眠。


4
 DAY 今日特餐清晨:溫檸檬鹽水 1公升

全天:水斷食衝擊,離營潮
清晨,窗外傳來引擎發動聲,有三個人拖著行李走了。

這引發了一陣小小的騷動。然而今天是她們最難熬的一天,食物最少,時間最多,她們已經沒力氣去想。前兩天,有人提前開始斷食。到今天,幾乎所有的人都自願斷食。原以為一天不吃飯,沒什麼大不了,平時工作一忙起來,沒時間吃飯也是常有。

沒想到,大家都低估了斷食的衝擊。餓,不只是對生理的挑戰,也考驗一個人的心。特別是在無事可忙時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跟飢餓感獨處。

斷食不是簡單的減法,而是由多到少,再到無,一層層剝奪。在工作上她們能應付任何突發狀況,但現在,連吃這件事都不是他們能夠掌握的,這讓他們有點沮喪。

忍不住,幾個女人到廚房去調了杯蜂蜜水,一絲絲甜味,對疲倦的身體和心情居然起了作用,吳麗萍淺淺的笑說,頭一次發現,原來人只要一點點,就能得到滿足。小口啜飲,捨不得喝完,剩下的半杯,她們小心旋緊蓋子,打算留到下午再喝。

蜂蜜水暫時舒緩了飢餓感,但如何放慢,才是斷食的第二項考驗。「以前永遠都覺得時間不夠用,怎麼可能現在一天這麼長?」丘秀珠搔搔頭。平常十點鐘才起床的人,現在五點鐘起床,平白多了五個鐘頭。原本一天要趕六、七場會議,現在居然閒得發慌。

以往早上這段時間,是陳靜寬固定回信的時間,不論她飛到地球哪裡,一天總有百封信件要回,現在,她卻坐在廁所外的走道上,一整個早上,就等身體起反應。摸著肚子,過去她從未想過專心排便這件事,現在卻一天要花上一個小時傾聽身體的需求。

進入斷食二十四小時。當其他人開始每天幻想食物,已經邁入斷食七十二小時的陳靜寬,還刻意考驗自己的毅力。

因為腳傷意外,她到台南市區就診的路上,特意要司機開到民族路上出名的虱目魚羹,彷彿故意要跟自己過不去,她買了兩大袋魚羹和蝦捲,車子裡充滿了美食的濃郁氣味,但她一口未沾。「差一點破戒,但我想試試人的意志,可以有多堅強。」她帶著驕傲的笑容,像是宣示自己戰勝了欲望。
 
 
5 DAY 今日特餐清晨:溫檸檬鹽水1公升

早:薑湯、果汁
中:番茄湯
晚:南瓜濃湯飢餓谷底,見曙光

超過四十八小時沒有進食了。

白天,在虛弱中度過,一群人躺在地上,動都不想動,瞪著天花板,越看越像一片片飄在空中的餅乾。當太陽終於下山,蘇瑞志老師走進教室提醒要依照課表外出散步,「肚子餓成這樣,沒晚餐吃就算了,還要去散步!」沒有人動身。

彷彿是要抗議這種不合理的要求,快半小時後,一群女人才套上鞋子,三三兩兩蹣跚的走在鄉間小路上,路旁是結實纍纍的芒果、蓮霧、芭樂、木瓜,晚風飄來淡淡玉蘭花香。

肥碩的果實當前,有人忍不住嘆氣,「唉,我怕我過不了這一關……」另一個人立刻迸出:「我好想吃台南碗糕、米糕。」眾人開始吆喝點餐。

此時,林莉正在屋裡打坐,心如明鏡。
文章標籤

鹿港媳婦茶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